首页 经营婚姻情感语录正文

2021年最后想说的话,都在这了

走到2021年的最后一天,有些尴尬却又习以为常地发现,去年立下的flag似乎也没完成多少个。

当然了,啥也没干不代表啥也不用干。年底又到了被各种年终总结报告包围的死亡时间,这篇也不能免俗地成为了我的年度总结之一。唯一可以保证的是,这应该是我写得最真诚的一篇。

12月初Google发布了年度搜索总结视频,今年的年度搜索关键词是“how to heal”(如何治愈)。

Google的文案是:即使心中悲痛,我们学会成长;即使伤痕累累,我们满怀希望;即使疲惫不堪,我们全力以赴。致每一位愈战愈勇之人。

2021年,人们都在设法克服个人和全球面临的种种挑战,“healing”(治愈)一词的全球搜索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是以往的3倍。

要怎么形容2021年,我会说这是一个PTSD之年,我们正在一起经历史无前例最大型的群体性创伤后应激障碍。

比起被眼泪淹没的2020年,我总感觉2021年的凝滞感特别强,或许是人类共同的悲怆凝成了一粒巨大无比的透明树脂,把整个地球包裹固定在某个时刻,我们被困在其中动弹不得。

我们寻求疗愈的良方,其实也是我们对破局的渴望。打碎那层凝胶外壳,整理衣装,追上那些被时间抛下的事情吧,再次出发的时刻到了。

如果说我在2021年找到关于“治愈”的破局良方,可以用盖 · 里奇今年上映的电影概括——《人之怒》。不是单纯的生气,而是要对生活保持“愤怒”。

今年我印象最深刻的“愤怒电影瞬间”,不来自任何一部影视作品,而是一个短视频。

11月4日晚,新裤子乐队的主唱彭磊发了一条视频微博。视频里,彭磊捧着一把吉他撕心裂肺地弹唱,背景是正在被拆除舞台装置的苏州体育馆。

如无意外,在两天之后,新裤子乐队2021年唯一一场演唱会将会在这里举行。由于疫情原因,这场定于11月6日的演唱会最终临时宣布取消。

身后不时传来工人拆除钢材时叮叮当当的作业声,彭磊和帮他举手机录音伴唱的赵梦像两颗突兀的钉子立在草地上,红着眼眶颤抖着手,只为了“那首歌再没人唱,等待的人会失望”,这首歌叫《除了你我一无所有》。

2021年最后想说的话,都在这了

回顾2021年的影视作品,你有被这样的怒火燃亮过吗?从流量明星价值崩塌和饭圈全面清朗开始,我想是的。

看一眼豆瓣2021年年度评分最高的大陆剧集榜单就知道了:《觉醒年代》《山海情》《功勋》《爱很美味》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……不要小看每个观众苦忍多年的怒火。

华语电影的怒气代表——香港电影,今年发挥稳定,《拆弹专家2》《怒火 · 重案》《浊水漂流》《龙虎武师》在某种程度上,把港影“尽皆过火,尽是癫狂”的标签进行了新时代解读。

当一切无可避免滑向衰落和安定,不愿沉溺的愤怒会将我们带往何方?告别黄金年代,新港影愤怒下的底色,依然是草根小人物生命力的爆发,负隅顽抗到最后一刻。

2021年最后想说的话,都在这了

尽管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但如果有那么一刻,我们最接近“与你同在”的瞬间,那应该是我们在愤怒,当我们心怀不甘时。

2021年最后想说的话,都在这了

“我什么都不是,我就是个流浪狗!”如果日后会有华语电影经典台词总编集,《棒!少年》里这句马虎的愤怒爆发瞬间一定得榜上有名。

当影视作品把镜头对准弱势群体,《棒!少年》的贫困家庭儿童群体的成长难题,《我的姐姐》式女性困境,《被困在时间里的父亲》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面对人格消亡的焦虑。戏中人失控时,他们的抗争亦随着怒火感染屏幕外的观众。

遗憾不会被填满,疤痕不一定能抚平,但如若一个人心怀怒火,他至少有了继续前进的动力,不被如山的苦难挡住去路。

这也是我一直对《三块广告牌》结尾念念不忘的原因,直到电影最后,依然满腔怒火的母亲继续踏上路途。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“还没有,但我想我们可以在路上再做决定”。

新的一年并没有太大的不同,但至少它是新的。而我最想给大家的祝福是:心怀不甘,保持愤怒,继续上路,我们一直同在。

版权声明

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文无关。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。
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chunfeng365.cn/post/3858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72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搜索